笑鱼籽

暑假期间会辛勤更新!

【病叶】寻光:那五年


*寻光的番外


*有些长,希望能看在码文不易的份上给颗小红心


*如果能有评论会很感激的



——————————————————




【0.】



      你为什么能坚持下来?

  

      医生坐在叶修的床边好奇地问。


     叶修轻轻笑了下,在白光的照射下张开嘴,喉咙颤动了几下。


       医生盯着面前这个的年轻人,脸上没有什么血色,也透露着虚弱,却能露出一个笑容。那天他终于知道,所谓信仰,是真的能够改变一个人的一生。


     走进漫长黑夜需要心怀火种,迷途者在漆黑的夜晚中等待着的也不过是朝阳。但值得庆幸的是,有人选择了在黑暗中摸索,自寻出路。




【1.】



         叶修在病床上翻过身,伴随着的是一阵剧烈疼痛,仅仅是这一小动作就让他出了一身冷汗,把病服浸湿了一片。叶修缓缓抬起胳膊,眼看着最后的一点肉也因为这么些日子给逐渐消磨掉了,不健康的白色就在胳膊上展现出来。叶修握起手细细感受一下,似乎还能摸到前几天苏沐橙抓着他的手流下的泪水,湿漉漉的一片,叶修就感觉胸口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身体也轻飘飘的,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吹倒。


      叶修看了眼表,已经八点半了,病房外也传出逐渐杂乱的脚步声与交谈声。听着有人悲伤地鸣泣,听着有人欢笑着庆祝出院,叶修吸了口带着消毒水味的空气,才真真正正感觉到他活了下来。他一直被吹捧为叶神,荣耀教科书,被冠上那么多象征着荣耀的头衔,但事实上他也不过是个普通人,有着复杂多样的情绪,会难过,会生病,会经历所有人都会经历的生死离别。太正常了,记得曾经老一辈的选手跟他一起聊天时说过,他平时表现出来的气质有些超凡脱俗,不像是一个凡人。可是这带着人间烟火气的地方,才是他应该在的地方。


      叶修吃力地扶着床起身,脚落在地上慢慢地站了起来,腿颤颤巍巍的,一个不小心就重心不稳又坐到了床上。随即发出不轻不重的声音。


      门随着声音的落下打开,是苏沐橙有些匆忙的小声呼喊:“叶修!”


       她跻身进来,叶修就坐在床上发愣,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扭头对苏沐橙笑了笑。


      “你现在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医生让你好好休息”苏沐橙也坐到床边,查看了一下叶修发现没什么大碍才松了口气,拿起刀削起了叶秋之前买来的苹果。


        苏沐橙削着,却心不在焉,手一抖,一丝红色从手指上显出来,还没等苏沐橙开口叶修就慌慌张张地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常备的酒精和创可贴,一边给苏沐橙处理一边抱怨:“注意着点儿,打职业的手可不能出一点儿事…”


       叶修细心地给她处理着伤口,就像平时很自然的给她做手操一样,很平淡,很正常。过了会儿,苏沐橙没有出声,叶修感觉有点儿不对,抬起头才发现这个姑娘泪水都糊上了半张脸,还忍着没有出声。


      “不至于这么疼吧”叶修惊讶。


       叶修随后睁大了眼,身边的小姑娘一把抱住叶修,身躯颤抖着,死死地抓着叶修,似乎很担心一放手眼前的人就会溜走。不久叶修的左肩就湿透了。


      “叶修…我好怕你不在了…”苏沐橙的声音颤抖着,抱着叶修怎么也不松手。


      “好了好了,”叶修放下手里的东西,轻轻拍着苏沐橙的背“我这不是还活着呢吗”


      苏沐橙哭个不停,在这短短的几天里她已经崩溃好几次了,叶修陪了她十几年,这辈子都不会有和她再亲的人了,两人互相扶持着走过最艰难的一段时光,联盟里的人都说她是个坚强的女孩子,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份坚强和勇敢,一切都源于叶修。所以当叶修那晚闭上了眼,她的心里轰隆一声,觉得自己这么些年的支柱就这样崩塌了。在叶修再次睁开眼时,她几乎控制不住泪水,也不管叶修听不听得到,握着叶修的手说着这些年的各种心里话,从第一赛季说到世邀赛,从苏沐秋说到陈果。就这样说到了天亮,苏沐橙才缓缓倒在床上,闭上了眼睡着了。




      “叶修…谢谢”苏沐橙低着头闷闷地说了一声。


       叶修:“谢什么?”


       苏沐橙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勉强露出一个笑容:“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叶修也笑了,揉了揉苏沐橙的头:“我可是一直都盼望着你能长大,现在看来,你还是个小姑娘,所以我不能走…不然,那家伙要骂我的”


       苏沐橙破涕为笑,又抱了上去:“哥哥他可不愿意你这么早去陪他”


       两人没再说话,就这样静静呆了十分钟,去感受人生的大起大落。他们都不是第一次感受生离死别的痛苦,叶修也知道,自己的死亡并不可怕,但对于他身边的人来说,他的离开会产生很大的影响。生死无常,好过现在他的身边还有人陪伴着他,还能切身体会到身体的温度。他一直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虽然心之所向一直充满阳光,但终归还在里面,没有目睹世界的风采。



       叶修想了很久:“沐橙,等再过些日子,我想出去走走”


      安静的气氛被叶修打破,苏沐橙听着,开口道:“好呀,我陪你”


       “不,我一个人去”叶修笑了笑,下颚线在光影之间显得很柔和。


       “一个人?”苏沐橙有些不能理解“一个人很危险啊,总要找个人陪你去…”


      叶修神情认真:“就我一个人”


      苏沐橙愣了半天,随后用温热的手覆盖住叶修的手:“可是…”


       叶修摇摇头,很释然地看向窗外,他从未对这个世界这么留恋与向往。转过头看苏沐橙还有些迟疑,叶修笑呵呵道:“我就在外面等着你退役,等你打不动了,也等少天文州他们打不动了都退役了,我就回来,咱们再组一支战队杀回联盟”


       苏沐橙没忍住笑了起来:“全明星阵容吗?”


      叶修也笑:“可不”


       苏沐橙缓缓闭上眼:“那…我就等到兴欣完全成熟了,再退役吧”

      


     天上飞机划过的痕迹还在,一条白线分割出光阴,就这样见证着时间的流逝。




【2.】



      黑夜与白天交替,在剧烈的疼痛折磨下,叶修确实好久没有仔细分辨窗外的天色,只知道似乎又浑浑噩噩地度过了一天。当叶修站起来看向窗外时,才发觉,这个城市还在生机勃勃地运作着,有时天气晴朗,还能看到几颗繁星在无边的夜空中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叶修就想起,那几日苏沐橙一直在耳边给他哼唱的那首歌,陪着他度过痛苦的时光:  白昼失去了星光的璀璨,夜晚没有阳光的温暖,可有人举着火把寻找迷失了的方向……


         似乎真的就像歌词说的那样,叶修在黑暗中摸索着,寻找着光,没有人可以帮助他,只有他自己探索着方向,一念之差,就可能再也回不了头。




       “生死有命,这一点我可是想了很久的”叶修挎上背包,提起行李箱,对着苏沐橙和叶秋道。


       “没有经历过这种无限接近死亡的感觉,是真的得不出这种结论”叶修笑“好歹哥也在鬼门关走过一趟了,阎王爷应该不会再让我回去了,就算真的又呼唤我,我也不回去了”


       见两人不说话,叶修又说:“与其每天在医院里消磨着时间,闻着消毒水的味道,还不如去见见太阳,说不定我这病就好了呢”


      叶秋盯着叶修的双眸许久,最后叹了口气:“钱不够或者有什么事儿的话及时给我打电话”


       叶修比了个OK的手势:“就是真没钱了我也能凑合着找一家住下,然后再去创造一个辉煌”


       叶修向苏沐橙眨了眨眼,意有所指。苏沐橙本来还有些担心,看到叶修经过调养显得有些血色的脸后,也笑着点了点头:“可是像我和哥哥这么好的可就很难遇到了”


         叶修哈哈笑了一下,随后走到两人身前:“先别告诉那群家伙,让他们安心打完自己的职业生涯再说,别一天到晚光惦记着我,不好好打比赛,老冯要杀了我的”       


       随后叶修拍了拍二人的肩膀,潇洒地转身提着行李箱向飞机场走去,把墨镜一带,倒真有几分帅气。引得周围的人连连侧目,想要看看这个年轻人的真面目。那份洒脱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似乎出入于尘世而超脱凡间,愣是把一身黑色的大衣穿出了仙气。


      苏沐橙看着看着,就想起自己在第一赛季还没有开始打职业时站在比赛通道前的场景。等待着着某一个人的到来,身着鲜艳红色的嘉世队服被队友捧在中央,驱使着斗神一叶之秋获得一场又一场的胜利。周围的观众热烈呐喊着叶秋的名字,灯光恍惚。等着嘉世众人共同捧起那个金灿灿代表冠军的奖杯时,苏沐橙会想,那上面本该最闪亮的身影没有出现,却在通道口那里等着她。


       他是叶修啊…他是不可战胜的神话。


       苏沐橙拿袖子蹭了一下眼角,旁边的叶秋看着叶修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低了下头:“哥哥他一直就这么倔,想好的事不管谁拦着他都没有用”


      似乎有些抱怨的意味,苏沐橙抬起头想说点儿什么,才发现叶秋说这话时是笑着的,还带着点儿自豪的味道。


     苏沐橙点头,盯着前方熙熙攘攘的人群,尽管叶修已经不见了,但她还是能感受到叶修在前方走着,没有一点儿犹豫,正像第十赛季总决赛出场时那样坚定:“所以,他才会发光吧…”


         于是,他们想通了。就像是一本书,叶修是这本书最后一页的最后一句话,接下来的故事他们没有办法继续看到,但叶修还会一直走下去,开辟他接下来的人生旅程。他不会一直被局限在病床之上,因为他是叶修,这一点就足够了。


 

      

       生命的意义是为了明天,叶修摒着这个想法度过了无数个夜晚,偶尔想起那四座冠军奖杯时,他又觉得自己此生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这辈子短是短了点儿,但也活得挺精彩。这就够了。等过了许久,叶修又开玩笑似的跟叶秋说,如果他客死他乡记得把他带回去,把骨灰撒到海里,就这样遍布整个世界。


       万种思绪穿插成网,叶修慢慢把眼睛闭上,脑海中浮现的,还是那金灿灿象征着胜利的荣耀标志。贯穿他一生的永远是荣耀,而不是胜利。只不过这次与命运的搏斗,他想赢,比任何一次都想赢。



【3.】



      自那天之后,叶修的QQ再没有上过线,兴欣官微也什么也没说,众人就这样沉默着,群聊里好几天没有人说过话。偶尔有人去找苏沐橙问情况苏沐橙也没有回答。


      平静的可怕。以前叶修在哪里,哪里就会风风火火吵吵闹闹,让众人头疼地按着太阳穴,开玩笑似的喊着让叶修赶紧滚蛋,不要再搅和联盟了。


      现在,叶修真的不在了。穿得花花绿绿的那个散人不再满地图跑了,在群里经常和大家打趣的那个人不见了。似乎这个世界不完整起来,尽管地球还在转,太阳还在散发着光芒,可是世界真的少了份闪光点。因为那个人独一无二,无人可代替。


      

        晚上的G市总是有些闷热,喻文州与蓝雨众人坐在会议室里开着小会,并没有其他人旁听,喻文州的手指点着桌子,所有人的情绪都不怎么高,连黄少天也比平时少了很多话。


       过了很久,才有人开口打破了沉寂的气氛。


       “那个…我打算退役了”


        众人抬头,纷纷把目光放在发声者身上,等着他做个解释。


       郑轩笑道:“我已经很满足了,虽然我这个年纪退役还早了点,但…我可能没有那么多心思扑在荣耀上了”


      众人沉默,只有喻文州站在前面点了点头。郑轩虽然年纪没有到要退役的地步,但郑轩很早就和他说,他是违背着家人的期望来到蓝雨的,所以他希望能早点退役,重新捧起书本,完成家里人的心愿。


       他没有理由再去劝阻,因为每个人都有着去留的权利,就是当年的魏琛也是一样。或许选择离开会是更好的选择,等到几年后再次重逢,还可以嬉笑着勾起肩搭个背,说着当年与大家一起得到的荣耀,也是不错的回忆。


      喻文州看着众人,大家都是一副愁容,他深吸一口气:“我希望这一赛季…我们能最后一起拿一个冠军”


       喻文州把一起这两个字咬得很重,徐景熙惊愕地抬起头,看见喻文州的微笑,他就知道喻文州是什么意思了。


       “队长…”黄少天第一次有了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感觉,看着喻文州认真而又疲倦的样子,他明白,蓝雨队长累了。卢瀚文一言不发,双手攥着拳放在桌子上。


    

       韩文清站在走廊里,看着照片,把手搭在行李箱上。眼中映出的是第四赛季霸图夺冠时,众人一起捧着奖杯的画面。图片上站在最中央的男人还很年轻,一身傲气,嘴闭得紧紧的,嘴角却控制不住地往上翘。反光看着,韩文清盯着自己的脸叹了口气。他早已成熟,曾经还被叶修开玩笑说他长得有点儿老,想起那有些欠揍的脸,韩文清紧了紧拳头。


       他很清楚自己的选择是对是错,作为第一赛季里最后一个选手,以他的年龄按道理说早就该走了。第十一赛季过后,他成为了唯一一个坚持了十一年的老将,这一赛季韩文清能明显感受到自己的操作已经跟不上意识了。现在所做的一切也都是自己冷静下来后仔细想过的。他,确实该离开了。继续呆下去,只会让他不甘心地想找个老朋友在荣耀里一战解千愁。只是这个老朋友不在了。于是,韩文清对所去所从有些迷茫。



      随着飞刀剑的血量清空,比赛终于落幕,微草3:7,输掉了比赛。


      王杰希坐在选手席上拧着眉头,自己只出场了一个个人赛,之后所有的比赛指挥权都交给了高英杰。没有了王杰希的微草一下子像失去了统领,毫无斗志地打完了比赛,王杰希不免在想,自己到底要不要继续带领微草前进。长远考虑,自己应该坚持不出场,但放到现在,微草几乎溃不成军。王杰希打开手机,想要找人抒发一下情绪。在列表里滑半天,王杰希突然停下手,关上了手机。


      是啊,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烟雨的战绩愈加惨淡,只差临门一脚,烟雨就能彻底掉出联盟。楚云秀一个人接受着网上粉丝铺天盖地的谩骂,指责,楚云秀委屈之余,自己一个人跑到天台,夜色里点起一根烟。她很清楚,烟雨并不是没有实力,只不过因为烟雨老板的要求,不得不安排一些荒唐的阵容进行比赛,烟雨老板追求的是利益,在这一点,楚云秀就知道自己无力回天,只能等着烟雨出局。


      楚云秀忧愁地吐出一口烟。看着在夜晚闪烁的一点火光,楚云秀若有所思


       是你的话,你会怎么做呢?




       轮回在第十二赛季被推向了顶峰,在十场比赛中,均以大比分获胜,以无人可挡的姿态一路杀进前四。在各个战队都处于低迷的情况下,以周泽楷为首的轮回还有这么好的成绩,周泽楷毫无疑问被拥护成了第一人。


       “周队,请问您对轮回这几场比赛有什么看法?”记者会上几名记者争先恐后问道。


       “大家都很优秀”


       “您认为轮回会夺得这赛季的冠军吗?”


        “我们会努力的”


        “那,现在大家都说您是继叶修以后的荣耀第一人,您对此有什么看法呢?”



      周泽楷愣住了,眼睛看向前方,镜头还都在对着他,快门声不绝于耳,一种身处闹市的烦躁感涌上心头,周泽楷攥着拳,别过头没有作答。江波涛打了个哈哈,招呼着记者多问问其他人,不要光对着小周。


       “那我想问一下孙翔选手”


       “问我?”孙翔指了指自己。


        “是的,能请您谈一谈当初嘉世的事情吗?”


        孙翔盯着那名记者,过了会儿才道:“没有什么好说的”


       记者噎了一下,不死心:“网上有很多人说,一叶之秋在您手里并没有发挥出斗神的光芒,请问您能替代叶修,成为真正的斗神吗?”


       没等孙翔说话,江波涛就站了起来,儒雅地说道:“今天记者会就先到这里吧,谢谢各位对轮回的关心,我们会努力取得更好的成绩的”


       随后,记者们开始被请出去,那名没有得到答案的记者撇了撇嘴,不甘心地出去了。


       等整个会场被清空,轮回一众都站起来准备回去,江波涛停住脚步:“孙翔,走了”


       只见孙翔低着头,双手支在脑门上,一言不发,仍然坐着。他也有些困惑,自己是否能够代替叶修,代替的意义又是什么。



 

       “小戴,好好听着”肖时钦揪回走神的戴妍琦“以后你是战术核心,从现在就要开始培养战术意识了”


       戴妍琦停下手中转着的笔:“有队长在我还需要安排什么战术啊”


        肖时钦板起脸:“你现在不学习等我退役了怎么办?”


     “退役了接着当咱的指导啊”


      肖时钦一愣,把目光从戴妍琦身上转到雷霆所有人身上,大家都在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他。


       那么…还要继续吗?


       肖时钦甩了甩脑袋,随后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他记得,这句话似乎有人说过。


     “呐,队长”戴妍琦撑着下巴,把目光放到窗外,思绪飘得好远好远“叶神还会回来吗…”


      “…………”





      “我真的承担不了,毕竟兴欣的发展……”


      乔一帆显得有些窘迫,低着头红着脸,结结巴巴地回答着苏沐橙。


      方锐坐在电脑前心不在焉地点击着鼠标,海无量的血跌破一半了也没发现。显然他是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那边的对话上了。


       “一帆你别急”苏沐橙舒了口气“留给你成长的时间还很多,但我和方锐是要时刻准备退役的”


       乔一帆红着脸:“可是…唐姐,莫凡他们也都很强,为什么不让他们当队长呢”


        苏沐橙:“唐柔年纪也不小了,莫凡虽然实力不错但是目前还很难和大家交流。罗辑和小安还不足以撑起整个队伍,包子你也知道怎么回事。等我和方锐都退了役,你才是队长最好的选择”


       乔一帆还想说什么,但憋了半天也说不出来,眼睛四处瞟,汗出了一身。


       “别逼他了”方锐放下电脑走到苏沐橙身边拍了她一下“该来的总会来,但还是要给他一点时间”

 

      乔一帆感激地看着方锐。苏沐橙叹了口气,站了起来,走出训练室前,转头对乔一帆道:“这是…叶修所期望的”


       乔一帆抬起头,听到这个名字心头一震,一种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方锐走出去前又拍了拍乔一帆的肩膀:“你和高英杰他们没什么不一样,你也是联盟的未来,更是兴欣的未来”



【4.】


      

        春去秋来,昼夜交替,青春永远是最美好的回忆,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如此。叶修偶尔追忆一下十几年前的事,与韩文清郭明宇开荒时的那份乐趣也再也找不回来了。叶修很难伤感,对于时间流逝所带给他的影响在他看来并不是事儿,到他这个年龄还打荣耀凭借的就是那颗心了,无论手速退化成什么样子都无所谓,因为热爱的确可以推动一个人所坚持的事情。

        

     叶修坐在喷泉旁边输入着什么。时不时有飞溅出来的水滴溅到他身上,凉凉的,叶修站起来四处环顾,没多久就听到身后传来声音:“小队长!”


       叶修转过身,看着面前这个儒雅的男子,张开嘴笑:“雪峰哥”



       两人并肩走在大街上,一场雨过后,整座城市都被倒映在水坑中,空气也显得清新了不少,天空洁净得没有一丝云,整个世界像是被清洗过一样。


       叶修:“雪峰哥现在住哪儿?”


       吴雪峰停下脚步,指了指远处的一座楼房,无名指上的戒指被阳光照的有些耀眼。


       叶修点点头。经过这么些年,吴雪峰也回归到了正常生活,他没有什么远大抱负,平平淡淡对于他来说就是最好的选择。


       “你是什么想法”吴雪峰认真道“你今年也三十了吧,该想想成家立业的事儿了,有喜欢的人了吗?”


       叶修笑:“有啊,荣耀女神”


       吴雪峰跟着叶修笑了起来:“还想打下去?”


       叶修笑着,整个人似乎都很柔和,吴雪峰注意到,只有说起荣耀,叶修眼里是有光的。



       “身体还好吧”吴雪峰问。


        “就那样,我也不知道这五年能不能挺过去”叶修慢慢地走着“反正都挺了三年了,我觉得应该能过去”


       吴雪峰拍了拍叶修的背,感受到有一座大山压在他的身上。



       世事难料,叶修所想并没有顺利进行,就在国内比赛激烈进行着时,叶修悄无声息地在酒店倒下了。好在酒店打扫卫生的人及时发现,把他送到了医院才又勉强捡回一条命。




       躺在床上,叶修拿起手机,点亮屏幕,兴欣获胜的消息正好从上面弹了出来。叶修皱着眉,想起前几天看国内联盟新闻上说,所有战队的状态都不佳,出错率也创下了历史最高。


      叶修想着,翻开了QQ的列表,一个一个的看过去。喻文州在空间里说着自己累了,下面回复着一溜问号。王杰希发了一串省略号,无声地诉讼着什么。楚云秀艾特了他一下,但什么都没说。而黄少天,很久没有在QQ里发过声了,最后一次留言是在韩文清宣布退役的消息底下发了个祝福。


       叶修的眼皮沉了下来,手在屏幕前停滞了好一会儿,最后转到消息那里,发现有一个对话框有好几个红点,叶修的眼中映着邱非的名字,有些惊讶。


  

              【昨天23:21】


      【邱非:前辈你还在吗?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


            【前天0:12】


       【邱非:嘉世顺利运作起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看看?】


            【6月18,7:06】


        【邱非:前辈起了吗?】


             【6月17,6:20】


        【邱非:前辈早上好】




             【6月15,19:49】


         【邱非:前辈我求求你回我一下,告诉我你还在,你别走】


         【邱非:前辈你是累了吗?累了好好休息,等明天我再来找你】


         【邱非:还欠我一件橙武没给,你快回来】


         【邱非:为什么好多前辈都不说话了?你快出来说说他们】


         ……………………





       叶修刷到最后手都是颤抖的,他能看到屏幕那头的少年不死心的样子,他在发这些消息的时候,是不是手也在颤抖,是不是已经泪流满面?是不是还在硬撑着笑着,抱有期望?


       叶修沉默着,空荡荡的房间亮着一盏台灯,他的影子显得瘦弱不堪。工作桌上的电脑亮着,播放着十二赛季兴欣的比赛视频。


      这时,自己的手机振动了一下,低下头一看,邱非那里又发来一条信息:


       【我们还在等你】



       叶修盯着那一句话盯了好久,最后他吸了吸鼻子,手指停留在屏幕前,过了会儿,墙上影子的手指又动了起来。


 



        在那个晚上之后,所有人都没再看过叶修的QQ。有人抱着希望看着叶修的头像,可最后还是没有等到他的头像亮起的那一天。于是,大家都默契地没再提起这件事,直到这一天,喻文州在群里艾特了一下所有人,告诉他们去看叶修的签名。



       大家盯着那个签名说不出话,张佳乐都要拿不稳手机了,恍恍惚惚地看了半天,等到王杰希在群里说了一句话:



 【王不留行:是时候做出决定了】



       黄少天只觉得眼眶一阵湿热,压抑了好久的情绪爆发了出来,蒙着被子大哭了一场,随后开始在群里和联盟众人疯狂爆着手速打字。

  

       喻文州心里一松,这么些日子不明不白的情绪全都舒缓了,他喝了口水,走到阳台看着茫茫夜色,他很想对着外面大吼一声,最后还是没有这么做。喻文州靠着墙缓缓坐下,盯着空中的那轮明月发呆,他无比期待着太阳的升起,明天的到来。


       不知道那个签名是什么时候发布出来的,叶修说:


       【既然我无法走完这段路程,那么请让我看着你们走完吧】




        黑夜总是与白昼相对,叶修躺在床上带上了耳机,播放起那首黑暗中一直在他耳边哼唱的那首歌:无法等待光的来临,于是成为了追光者,寻觅着下一个白天……        



【5.】



     “我很高兴看到我的队员们能够独当一面”王杰希抑制不住地笑着,闪光灯照着他,眼中的泪花也清晰可见。


      “我也打了有些年头了,现在看到他们自己能够取得了一场又一场的胜利,我真的…”王杰希有些哽咽,闪光灯和快门声也停止了,在一片寂静中,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到最后纷纷鼓起了掌。


       王杰希在众人眼里一直是沉稳的,可靠的,从不感情用事,但这次王杰希所表现出的那份激动一下子戳中了很多人的内心。


       他本是魔术师,被称为最有天赋的选手之一,是少见的能和叶修相提并论的选手,但为了微草,他愿意放弃自己最擅长的打法。付出是每一位职业选手都会做的,但王杰希的选择更应该被称为牺牲。


       最后,王杰希举起身边高英杰的胳膊,对着镜头道:“未来终归还是他们的,我很期待未来的微草会发展成什么样子,虽然未来难以预料,但我想,应该不会让我失望”



       王杰希,于十二赛季结束后正式退役。



       王杰希的开头,引起一阵退役风波。没过几天,张佳乐宣布正式退役,喻文州宣布退役,进入联盟内部工作。又过了几天,几个相对比较老的选手也宣布了退役。


       于是,第十三赛季,新生代初现锋芒,各个战队的粉丝也见证着自家战队潜移默化地将中心落在年轻人身上。联盟里比赛依然激烈,荣耀的标志就一直在每个战队的墙上挂着,无声地看着新老一代的交替。

       



      “没有事了吧”苏沐橙提着行李箱,站在兴欣的大门口对着一旁的方锐说。


        方锐点头:“我们不在了就交给你们了啊,不要让老叶失望!”


       站在中央的乔一帆狠狠地点了点头,兴欣所有成员站着没有出声,只有枫叶落地的声音。



      陈果慢慢从众人里站了出来,对着苏沐橙和方锐深深鞠了一躬。


      “果果你这是干什么啊”苏沐橙吓了一跳,连忙扶起陈果,陈果眼含泪水,颤抖地说:“谢谢你们这么多年的付出,没有你们,兴欣真的撑不到现在”


      方锐转过身抹了一把眼泪,别看他平时大大咧咧的,但心思却比谁都细腻。


       风吹散了天上凝聚着的云,第十三赛季结束,记者会上,苏沐橙方锐正式宣布退役。


      

       十四赛季落幕,轮回队长周泽楷在最后一晚收拾好了行李,准备离开。



       “小周,辛苦了”江波涛站在轮回门口,笑着对穿着风衣的周泽楷说。


       周泽楷泯了下嘴,伸出拳,与轮回每一个人击上去:“大家继续加油”   



       一直到最后,周泽楷都没有承认自己是叶修后的荣耀第一人。因为,叶修在所有选手心里,就像是标杆,不论多强,他都是唯一的衡量标准。


       看着周泽楷渐渐走远,江波涛把手搭在一旁的孙翔身上,很有深意地说:“今后轮回就指望翔哥了啊”



        孙翔笑着,最后看着天吐出一口气。这么多年,他的性格也收敛了不少,技术也突飞猛进,老一辈的粉丝激动地喊着斗神归来。而孙翔想明白了,其实斗神一直都在,自己做的也不过是让一叶之秋继续大放光彩,自己代替不了叶修,也不必代替他,因为叶修本来就不是任何人都能代替的。他要凭自己的实力打出新的世界,而不是一直在一叶之秋的光环下活着。


  

  

        黄少天把队服搭在身上,收拾着行李,多的那件衣服死活装不进去,压了半天气得他狠狠踹了一下桌子,最后又抱着脚疼了半天。


      “黄少”卢瀚文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黄少天房门口,看着黄少天不知道说些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少年长高了一大截,比黄少天也不矮。


       “来啦”黄少天笑了一下,把行李箱关上。卢瀚文看着那个笑容便想起了当年那个狂放骄傲,充满活力的剑圣,此时却很少再陪着他们闹腾,可能是因为接过了喻文州的职责吧,黄少天也内敛不少。但内心里那股子傲气还是有时会不经意的露出,让蓝雨众人感觉曾经被称为剑圣与妖刀的那个少年还在。


      黄少天把手搭在卢瀚文肩上,低声道:“蓝雨交给你了,加油吧,小卢”


      卢瀚文心里一阵翻腾,等黄少天出了门,听到黄少天惊讶的声音:“文州?你怎么在这儿?”


       卢瀚文瞳孔放大,匆匆跑了出去,看到了喻文州在大门口站着,旁边黄少天开心地笑着,一下子,似乎真的回到了那个夏天。


       “小卢,蓝雨的夏天,交给你们了”喻文州向卢瀚文点了点头。黄少天嘿了一声:“当年你走得那么干脆怎么不想想我,当队长太难啦”


      喻文州笑着接过黄少天左手的行李:“所以我这不是来接你了吗”


       喻文州转头,卢瀚文还一个人呆呆地站在蓝雨的门口,但此时,他的肩上已经扛上了队长的责任。黄少天和喻文州向车站走去,卢瀚文突然反应过来,用已经变了声的嗓子朝着二人大声喊到:“喻队!黄少!蓝雨会继续的,蓝雨还会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夏天——”


       两个人搭着肩走远,黄少天在空中比出一个大拇指,无声地回应着卢瀚文。




      “我们需要改变”楚云秀坐在烟雨俱乐部的办公室里看着烟雨老板的眼睛。


       “呵呵,不要那么紧张嘛楚队”烟雨老板挤出一个笑容“我们现在的成绩也还不错,只要继续努力就好”


       “你的理想只是进入季后赛,而我不是”


       楚云秀站了起来,烟雨老板也一愣,他没想到楚云秀这次这么强硬。


       “烟雨有实力,比起任何一支战队都不弱,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只把目光放在季后赛上?我想要的,只是冠军。”


       说罢,楚云秀甩门而去。烟雨老板坐在沙发上,耳边回响着楚云秀的话,最后在身上摸索着掏出一根烟点上,呼出一口白烟思考起来。桌子上打算给两姐妹签的广告合同就这样静静地躺着。老板揉着头,回忆起从前。


       烟雨要夺冠。没错,这是他的初心。



       人心是最坚定的,也是最容易动摇的。这一点,早在当初嘉世倒闭的时候就进行了验证。可谁还没有过满腔热血,青春似火的那段时光呢?不过有些人在时间的磨砺下守住了初心,而有人则选择了相反的道路。就这一点,本身没有错,但感到不适的永远是做决定的自己,因为违背内心并不好受。


  

       而现在,属于新生代的战场终于开启,新的荣耀,就此翻开篇章。可有些辉煌,从未离开。



       “队长,你看接下来的……”戴妍琦停下视频,看向坐在一旁男人。


       “小戴”肖时钦哭笑不得“你是队长,所有战术你来安排,虽然我现在是指导也不能每次都让我帮你吧”


        戴妍琦委委屈屈:“队长你可是战术大师啊,你不教我我怎么安排”


       肖时钦没忍住摸了把戴妍琦的头:“雷霆有自己的风格,你只需要安排好接下来的比赛就行,在我还在雷霆时,我会给雷霆铺好路,但最后还要靠你们”




        宋奇英一进训练室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虽然平时自己进来时队员们也都多多少少有些紧张,但今天这些少年一副如临大敌一般的表情就有些不正常了。


       宋奇英扫视了一下训练室,扫到一半突然停住,随后目光收缩,瞳孔里只映出两个人的身影。


      “韩队,张副队”宋奇英不知该哭该笑,看着两个人有些不知所措,就像当年刚进入霸图一样。尽管现在他已经成为了队长,但韩文清却是他永远的领路人。


       韩文清看着长得高大的宋奇英,站了起来,当年一直是一副不苟言笑样子的张新杰此时也笑了。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霸图也进行了重新装修,队伍里的队员也都是新面孔,但韩文清一踏进来就知道,十年如一日,霸图一直都没有变过。

                


       王不留行在空中划过,转瞬落到地上,甩了一下灭绝星尘 在空中划出一道银线,随后静止下来。微草训练室外传来一个男声:“队长!你的电话”


       高英杰摘下耳机,走出训练室接过电话:“喂,嗯…一帆你说…好,我知道了,下午三点是吗?好。”



      乔一帆挂断电话,整理了一下服装,把领口向下拽了拽,向罗辑招了招手:“罗辑,训练营那边你去看一下,下午我要去总部那边开个会,这里拜托你们了”


      罗辑点点头,转身往外走去。乔一帆呼了一口气,看着门口墙上正中央挂的那张集体照笑了起来,中心的那个人脸上也挂着淡淡的笑容,像是一直在注视着他们:“前辈,兴欣现在发展得很棒”


   


      没有人能够逃离岁月,联盟的十五年间,选手们换了一波又一波。有些选手的职业生涯可能只有短短几年,有些选手可以打上十余年,只不过他们总归要退场。回归平静,成为普通人,逐渐被遗忘。




【6.】


        “大神们好,我这次来是做专访的”小记者指了指胸前的工作证“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两位大神”


       “我们都退役这么多年了还有人关注啊”张佳乐笑着摸起下巴,看向身边的孙哲平。


      “不是挺好的吗”孙哲平放下水杯,抬起头认真盯着那个记者“什么问题,说吧”


        小记者拿出本子和笔,小心问道:“…两位大神,你们各自的荣耀是什么”


        各自的荣耀?


        张佳乐一愣,随后泯了泯嘴,两手交叉放在膝盖上,思考道:“我的荣耀啊…那肯定是世界冠军喽。最后的决赛吓得我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不过好在冠军还是我们的”


       孙哲平一副心痛的样子:“我以为你会说繁花血景,是我错了,你没有心”


       “干嘛”张佳乐笑着打了一下孙哲平,随后转过身,有些感慨道:“在百花的时间应该是我最快乐的那段日子吧…虽然,没有好的设备,没有好的环境,没有冠军…”


        “但那时候有大孙陪着我确实很轻松,很快乐”


       记者拿着本子快速记着,听张佳乐说完了,记者停下笔抬头:“所以繁花血景是您的荣耀,对吗?”


       “不仅仅是吧”孙哲平很有深意地抬头看着张佳乐“我想他真正的荣耀还是在世邀赛上的那个冠军”


       张佳乐也不反驳,眼中满是骄傲。看着记者有些发愣的眼神解释道:“在那之前粉丝们一直说我是无冕之王……他们说的没错,我四进决赛,四个亚军,他们安慰我说我已经做的够好了”


       张佳乐平静道:“可是谁愿意一直做第二呢?”


      记者停下手中的笔。眼前这个人年纪也不小了,但透过他的眼可以发现,他的内心还很纯净,一直都很年轻。


        “哈,不说这些事了”张佳乐摇摇手,深邃地看着记者“繁花血景也好,世界冠军也好,我们的荣耀不只一个,因为我们始终在追求第一”



        韩文清把目光从正在训练的霸图队员身上转向了记者:“我的荣耀?”


       记者点点头,拿着小本随时准备写。


      “霸图”韩文清看着眼下的大漠孤烟正在竞技场中进行战斗,思考了一下,随后给出一个答案。

 

       “您能说的详细一点吗?”记者记下两个字,随后小心翼翼问道。


       “我在霸图呆了十多年”韩文清把目光投向墙上的霸图队徽“从少年变成中年,自始至终我都没有离开过霸图”


     十多年,放在人的一生中是段很长的时间,是什么支持着韩文清坚持一件事这么久?


      记者写着,耳边突然传来声音:“一队去包围蓝溪阁,二队给我死扛住雷霆,这个boss一定要拿下!”


      “是!”周围的队员眼神一利,手上的操作也快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每一个人都在认真地打着荣耀,偶尔喊着几句口号,似乎就这样玩儿一天一夜也不会累。他们眼中都发着光。韩文清就这样看着这群少年,脸上有着细微的笑容。


      小记者停顿了一下,随后明白了什么。是信仰,是信仰支持着他们前行。


     他在本子上写下一句话:十年如一日,霸图的荣耀,就是韩文清的荣耀。



     “魔术师什么的只不过是个称号,我可以舍弃一切,都只是为了冠军”王杰希很平静地说。


      小记者想要透过王杰希的眼看出些什么。但王杰希静静地坐着,眼中波澜不惊,似有星河在他眼里流动。


      记者在本子上一笔一划记下来:王杰希的荣耀是为微草所做出的牺牲。



       “荣耀?我最大的荣耀吗?”楚云秀抬起眼,把食指放在下嘴唇上想着,过了一会儿突然笑了“前几天烟雨的老板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准备退休了”


       小记者有些摸不着头脑,等着她说下去。


      “他说,幸好你说了那番话,不然我可能真的要后悔一辈子了”楚云秀笑得很释然“我最大的荣耀,应该是我鼓起勇气去找老板谈烟雨的事吧,也算是为烟雨最后又做了桩好事”


  

       小记者结束谈话后又连着去了好几个地方,最后,怀里揣着写满字的小本子,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走进了兴欣最后一个房间。


      “还要出杂志吗?”苏沐橙用右手把一缕秀发挽到耳后,眼睛弯成好看的弧形。


       “呃…是的,不知道您能不能…”


      “当然可以啦”苏沐橙随手从茶几上拿起一个橘子递给小记者“好久没有接受过专访了,那么…问题是什么呢?”


       小记者连忙接过橘子道了声谢,在苏沐橙的招呼下边剥边问:“我想知道,您的荣耀…是什么呢?”


      “我的荣耀?”苏沐橙把一瓣橘子放到嘴边,最后还是没有吃“我其实并没有什么荣耀天赋”


      嗯?小记者不知道为什么苏沐橙突然谈起这个。

  

       苏沐橙看了眼记者:“别急,我的荣耀就跟这个有关——其实在一开始,我并没有打算踏进职业圈的想法”


       小记者拿着笔却没有写,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苏沐橙,等着她说下去。


      “曾经我的想法是考一所好大学,找一份工作挣钱,然后平平淡淡地过下去”苏沐橙笑了笑“很普通的想法是不是?”


       “能过上平平淡淡的生活也不容易啊”小记者接到。


      苏沐橙点头:“可是事情还是没有这么顺利,在一切都计划好了的情况下,因为一次意外,我下定决心进职业圈打比赛。”


       小记者已经忘了手中的本子,就像听故事一样耐心听着苏沐橙的讲述。


     “我的荣耀技术一开始真的很烂哦,也就普通玩家的水准。不过幸好有人一直在帮助我,我才能顺利进入职业圈,”苏沐橙轻轻用右手拇指蹭着衣角“可以说我到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荣耀都是那个人给我的”


      小记者听到这儿来了精神:“那个人是叶…”


      “嘘……”苏沐橙把食指放到嘴唇中间,笑道“这个可以不用记下来哦”


       小记者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没有动笔,随后期待着看着苏沐橙。但没想到苏沐橙没有了说下去的打算,优雅地坐着看着他。


      他估计着这场对话该结束了,最后站起来和苏沐橙握了握手:“谢谢苏小姐,有时间的话可以去我们那里坐一坐,等杂志出来了我们会给您送一份的”



【7.】


      那份杂志一出版迅速就引起了关注,这么多年过去还能看到这些大神的身影,对于荣耀老粉来说真的就跟过年一般。杂志的封面选用了几年前荣耀联赛宣传片上的一个全员镜头,那是职业圈迄今为止最为强大的阵容,不管是老一辈的还是年轻一代都在上面,是正处巅峰的时期。 封面的边上写着几个大字:【你的荣耀】


     苏沐橙趴在床上,脚上下动着,翻看着杂志。里面第一页是各位选手的介绍,因为他们这些人大部分都退役有些年头了,可能有很多新粉不认识。


     苏沐橙看着,目光停留在第三页的背景。是沐雨橙风扛着吞日的图片,头发在风中飘扬着,吞日的炮口闪着银光,然而脸上甜美的笑容却让人升不起畏惧。


      她那一页的内容跟其他人比起来要少很多,里面只提到了苏沐橙在嘉世和兴欣的事,再没有多说什么。但仔细看文中的字眼 ,才会发现整篇文章一直是围绕着两个人说的。


      苏沐橙很满意地笑了笑,随后浏览起了其他的文章。每个选手都占用了一页或两页的内容,作者文笔不错,收放自如,很容易让人读进去。


      很多荣耀新粉读了这期杂志,才了解到在这之前荣耀职业圈是一个怎么辉煌的时代。苏沐橙,张佳乐,韩文清,黄少天,喻文州,王杰希,周泽楷,李轩,孙翔,唐昊,楚云秀……他们就是那个时代发着光的存在,是属于一代人永久的记忆。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巅峰,是独一无二的。


      不管是喻文州的取舍,孙翔的不服输,还是唐昊的努力,都是那一代最闪亮的记忆。


       而有心人发现,在这些选手的交谈中,无论说到哪里都会提到一个人。神奇的是,他们似乎说好了似的,谁都没有说起那个人的名字。只是,在不言中,也有很多粉丝猜到了那个人是谁。

 

  

    

      职业选手群中那些不露头的大神在这次杂志发行后都开始冒泡,每一次都有一群新人齐齐地刷着拜大神。


             【职业选手群】


黄少天:张佳乐这个回答明显没把咱兄弟放心上!


张佳乐:我可冤枉,你看我每个文字间都在提起你们


唐昊:我只看到你提起了一个人,丝毫没有我们的踪迹。


楚云秀:可以啦,张佳乐同志好歹还说了这么多,你看我们沐沐,全篇下来不过一千字


黄少天:就是就是,苏妹子这可太敷衍可啊,快跟我们说说,你后面是怎么说的,我可不相信你真的什么都没说




      苏沐橙在群里回复了个笑脸。放下手机,又看向了桌上的杂志,上面【你的荣耀】四个大字有些耀眼。



       我的荣耀吗……



       苏沐橙想着,看向窗外。阳光透过窗户洒到桌面上,留下斑斑驳驳的痕迹。书架上贴着几张照片 ,里面都有着同一个少年。那个少年站在阳光下淡淡地笑着,被光影勾勒出柔和的轮廓,虽然有些瘦,但他的肩膀却给人一种可以扛下一切的感觉。眼中平静如潭水,可蕴含着浩瀚星空,整个人散发着无声的魅力。


     苏沐橙看着照片,轻轻哼起那支她最喜欢的歌曲,那支她陪伴着他熬过无数日夜的歌曲。唱到最后,苏沐橙的声音有些发抖,眼中也蒙上一层水雾。



      于是转身离开,等待着更好的归来……


      苏沐橙停下歌声,迎着阳光默默无言。眼前那个人的身影越来越清晰,似乎正朝他走来。突然,她听到外面的走廊里传来脚步声,不轻不重,可每走出一步都让苏沐橙的心颤动一下。到最后停在她的门前,嘴里哼着熟悉的旋律,催动着苏沐橙的心猛烈地跳着。



       那个熟悉的声音是在她从前的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苏沐橙慌忙转过身,愣在原地,豆粒大的眼泪滚落下来打到地上,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忍不住笑着。



        然而眼泪擦不完,门已经被推开了。



        苏沐橙知道,她的荣耀回来了。



  

【end.】

 


      

       “你为什么能坚持下来?”医生问。


       叶修张开嘴,眼中似有无限憧憬:“因为荣耀,因为所热爱荣耀的那一群人”



————————————————————

 

   要死了,这篇差不多一万七千字,这辈子再也写不出来这么多了。看到有很多小伙伴求番外才码的,用了将近一周的时间,从初稿到修改来来回回删了好几千字又码了好几千字,空闲时间全在干这个了,因为文笔很烂,最后还是没能呈现出我想要的效果,感觉挺失败的。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后续。